Ιиκοi°

看着自己的黑历史默默担忧

【瞬焰】今晚,我打翻了一杯橘子汽水


  我懒癌晚期的小荼子,又来搞事情了,嗯,没错,这次终于舍得留下圈名了(buni)
  瞬焰CP的即兴发挥,有年龄操作→这是一个幼儿期的星焰宝宝!一个有爱的小片段扩写,其实就是动作语言神态描写等等这小学作文基本功,大家都会的那种,献丑啦(`・ω・´)ノ

  星焰一向不喜热闹的宴会场,但是他哥哥恰恰相反,所以正义心爆棚的小星焰扬言道要把他哥哥抓回来。他曾尾随着自己的兄长,偷偷地溜进那纸醉金迷的地方。

  灯光朦胧,宾客不眠。被发现后,看着哥哥的表情由冷漠转为惊慌,看着他掌中摇晃的酒杯一个手抽“啪”的一声碎裂在地,满溢的橘子果汁汽水占领了大片地板。星瞬唇齿微张绿色的瞳仁霎时睁得斗大呼吸仿佛这在这刻一并停止了,然后又在一秒钟内回复平静,压低嗓音近乎迁怒地指责着星焰为什么不听话还非要跟来,冷峻的面容盖不住漫上的后怕与担忧。

  星焰不语,抬着那颗小脑袋天真无邪地盯着变脸如翻书的哥哥,蓝色的眼睛水灵灵地眨巴着,似乎还没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哥哥生气的时候好漂亮啊,原来哥哥也会脸红啊(当然是被你这小崽子给气得_(:D)∠)_),像甜甜的苹果一样……

  小星焰还在沉浸于对哥哥的美好幻想中,就被星瞬轻松又熟练地单手拎起,裹在前者厚厚的、长长的披风中——一整只蓝白相间的团子就脱离了地面,同时也脱离了这个危险的世界。
————————————————
  后来,即便星焰深谙那片红灯区的法则,即便如何熟稔它、辩识它、迎合它,甚至是运用它…他与哥哥,都回不到那个打翻橘汁汽水的夜晚了。

【瞬焰】尔汝之人

那啥是我!某小透明!几百万年前写过黑潜甜文的那个谁!我终于更文了!今天带来的是瞬焰CP的文文,算是我在寒假末期最后的挣扎吧!祝大家早日完成寒假作业!最好寒假再多放几天!
—————分割线—————
●●白皇星焰背靠着岌岌可危的废墟,倚坐在断壁残垣中,视线因渗入眼中的鲜血而变得氤氲,继而转为模糊的焦点。

●●唯有疼痛提醒着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他每刻的呼吸都成为负担,腥甜温热的吐息泛上口腔,假意舔舐着立于颈项的贯穿伤。疼,不堪重负的身体随着年轻人沉闷的咳嗽而震颤不已。

●●星焰急忙将脸埋入颤抖的手里,迫使自己将泛涌的血与涎囫囵吞下,唯恐咳嗽声引来多余的麻烦——现在,饥肠辘辘的野兽变得和疯狂的追杀者一样难对付了。
视野低垂,手肘掩面,身姿贴伏在地,躲避的同时也在祈祷着不被发现。随时准备倒下的塔楼是他唯一的掩体,即便深知停于此处的危害,年轻的白皇也无力寻找下一处藏身之地了。

●●“你……”

●●没有接近的脚步声,凭空出现的问候令星焰感到不安。疼痛撕咬着他的意志,又啃噬着他的神经。果然还是追来了吗?

●●星焰那条即将断裂的无名之弦又猛得紧绷起来,催动着他抗击眼前之人。霎时,白皇的双眸又燃起蓄满狂雷蓄满暴风的烈火,天启皇族的血脉沸腾得铮铮作响,天启皇族的意志自每个伤口处填充为一体。这些因素支撑着星焰艰难、却不可抗拒地站起,幻术构筑的匕首出现在年轻人手中,看来,他找到合适的垫背人选了。

●●但是,这位年轻的白皇判断失误了。原本坚不可摧的气势遇到那双绿瞳之后,完全被其击溃。

●●那是一潭墨绿色的深渊,星焰坚信,就是他将自己脊柱内的精神力全部抽空的。

●●星焰在将匕首刺入眼前之人的前一秒认出了来者——骗徒,反叛者,也是至亲…星瞬,哥哥——哪个身份适合拯救自己,哪个身份又适合结束自己?

●●仇视转为愧疚,他竟然会认不出自己昔日的兄长。依旧保持白刃的匕首匆匆落地,将星焰的内心戳了个洞。他已经伤痕累累了,无需哥哥的任何举动,渴望生存之人绵软地倒下。

●●“星焰……”星瞬似乎也因弟弟的反应愣住了,他怔怔地望着跌入尘埃的星焰,轻声地接近:“没关系,哥哥回来了……”
“不…不要!哥,你走,你走!”星焰一手捂着额头,眉头紧锁,双腿无力地蹬地向后退却,留下一行小小的,还拖着鲜血的行径;刚才的蓄意而为已经耗光他所有的气力了。星焰另一只手僵硬地停留在空中摆动,是拒绝的手势。

●●“好吧……”星瞬停在原地,但还是认为有些不妥,又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几步,身形略显淡薄。

●●星焰曾经构思过许多他与兄长重逢的情节,在某时某地,他们同时认出了彼此。【之后的时间他们赤着脚,凌乱迷茫着奔跑过很多地方,喷洒浇灌水珠闪耀的夕阳草地,纱帘柔绕飘迷许久无人的木质走廊,夜晚布满浮游的幽蓝荧光海滩,迷雾潮湿麋鹿惊窜的阔叶森林,萤火飞舞青苔映月的寂静湖边,不小心滑了一跤,昏迷过去,不愿再醒来】……

●●但是…谁知会是这种方式?

●●良久,星焰才平静下来,他目光转向星瞬,那里面平静如水,除了眼前之人什么也没有。白皇授意幻尊过来,倒在了后者温暖、熟悉、矫健的胸怀中,然后将自己的命运、灵魂与爱全部交给了他。

【黑潜黑】甜文 子夜雨后

*啊咧是我,辣鸡到食屎的小透明
*时间线设定在第二次奥拉大战之后,
黑翼忘了潜,但仍去以前经常和他聚餐的火锅店吃夜宵,结果遇到了装成店员的潜【这是达斯特放假了?
*黑潜黑无差
*辣鸡小学生文笔
*ooc一抓一大把
*语言混乱 无逻辑
*能接受的谢谢赏脸来看~
————————————————————
序▪黑翼的初逢
●细雨朦胧后的午夜,本应在寂静中度过,但此刻的不夜城内仍是一片灯火通明,闪烁的霓虹无声地诉说着:这座老城仍鲜活年轻不减分毫。空气在暗巷处变得有些咸湿,是因为染了那家海鲜烧烤店的气息吗?

●不得不说,不夜城是个神奇的地方,战火的硝烟笼罩不到此处,即便这繁华市井藏污纳垢(如流浪乞讨者或一些难以启齿的所谓“天堂”)但它闪耀的光芒足矣将其遮掩,甚至为其镀嵌上一层轻浮的暗金色花边。

●“嗒  嗒  嗒  ” 漫不经心的踱步声由远至近,渐渐融入一片由歌舞声欢笑声举杯推盏声等混乱而成的嘈杂中。

●又彼此脱离。

●是的,彼此脱离——无谓窥见过熙攘的人群笑语喧哗、欢快的乐曲送入春风、轻盈的舞步交迭不疲,可这与我有何关系?

●我的一切都与这繁华盛况格格不入。

●名为黑翼的男人发出一声轻叹,似在为自己的形影单只而申冤。

●重拾勇气迈出了步伐,想要逃离这似是而非的不眠夜火,却发现方向感早已如那段不容他遗忘的记忆一样,迷失尽毁于几月前的奥拉大战中了。

●最后指引黑翼离开的,居然是最容易被他忽视的肌肉记忆。鬼使神差地,迷路的黑翼来到了那家他最经常光顾的火锅店前。

●“晤面址”,灯火阑珊的小店门口,黑底烫金的牌匾如是题写道。当黑翼突然醒悟到自己身在何处时,又暗暗恼怒自己的吃货本性过于误事——为什么走到了这里?!况且我现在一点儿也不……

●“咕——”来自黑翼肚子传出的哀怨,它在一次次地斥责着主人没有喂饱它的失职,仿佛这样就能令它的反抗得到回应与需求。

●呃,不对,是饿,我收回刚刚的话。

●“没想到,这么晚还有外出觅食的客人啊,”白发赤瞳的餐厅侍者一手撑着下巴倚靠在缘木窗边,星眸微垂,向街边的黑翼投以一个标准的服务生式微笑“外面冷,进来喝杯酒暖身吧。”

●“等等,你说什么,觅食?”黑翼仔细琢磨那侍者的措辞,眼眉不经意间因全神贯注的推敲而微皱,大概他自己没注意到“这个词放在这里用真的好吗?”

●“不然呢╮( ̄▽ ̄)╭”

●靠窗的侍者哧地笑出了声,他喜欢看黑翼因答案无果于是十分困惑而又努力思考的样子,曾经是,现在也是“与吃相关的一切词语,我都喜欢,品尝,啃噬,撕咬,咀嚼,吞咽,回味,想想看,不就是战斗方式的另一种体现吗?”

●“哦?这么说来,好像也是,”黑翼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这人的话语牢牢地将他吸引,使他跃跃欲试地加入讨论“那,你最常用的战斗方式又是什么呢?”

●“嗯…应该是……回味吧。”——我行走于无边黑暗中,回忆着往昔的光明,纪念碑镌刻可为我姓名,以及回不去的曾经。

●“有趣的家伙,不过,这战斗方式可不怎么艺术。”黑翼半眯着金瞳仔细打量他——银白色短发细碎却被主人整理得不显丝毫凌乱,强迫症吧?额前刻意留出的一撮长发随性而不张扬,一双清澈的红眸下掩藏的谜团有太多太多,在吸引着挑战者解密的同时又唯恐溺死在那片绛红色深渊。

●不,原来他本身便是个巨大的谜。

●“那你教教我,何为艺术?”紧接着便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在雨后潮湿的空气中传播得分外清晰,令黑翼放下了最后仅存的戒心,也令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开怀大笑——真奇怪啊,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朦胧的夜火,清新的雨后,久别的重逢,是属于黑潜二人的世界:无须过多的恬言柔舌、华丽梦幻的象牙塔,有你便足够。
TBC.